浣熊3.gif
我又被咬了喔喔喔 ~!!


被咬之後隔幾天就出現了這系列報導:

 

亞斯兒何處去1/家長會長帶頭霸凌 畢典致詞「公審」自閉男童亞斯兒何處去2/受家暴童遭師認定「暴力份子」 家長會衝育幼院問罪
亞斯兒何處去3/育幼院長控校「氛圍殺人」 家長會長臉書要求肉搜11歲童
亞斯兒何處去4/拒教自閉兒頻發生 常見校方推託「資源不足」
 

當然這不是第一次,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因為過往也有好幾次相同新聞:

【百姓的苦與痛】老師霸凌自閉兒!校長利嘴逼轉校 教育局火速究責
身為一個常被當口香糖嚼的特教界小渣渣,

我好像最夠格踩在道德制高點說這些學校、老師和其他家長不夠包容?

--才怪咧!!

根本沒有一方有錯!

老師和學生是特殊學生暴力行為的受害者、

家長會長想替校方導師發言、驅趕禍源的舉動卻成了加害者?

而特殊生家長希望孩子仍能接受教育也沒有錯、

那些特殊兒…要說他們有錯嗎?

若生在這個特教資源不足夠的社會是錯誤,

那大概就是有(嘆氣)

 

我當然不喜歡被咬,第一次被咬的時候還萌生掛冠求去的念頭。
(人家在精神病院還沒這麼危險~人家在病房有地方躲也有保全)
(果然精神科病房是比較安全的地方吼??)

 

幸好我第一次被咬的時候督導在,

當時只有她緩解得了暴力學生失控的情緒~

我哭著問督導:

我無法理解為什麼總是放任那個小鬼咬人?

為什麼其他孩子總是要被她打被牠咬?

為什麼我想保護其他人我也要被咬?

我已經被控告過一次業務過失致死,

等到哪天她真的殺人、我還要再被告一次嗎?

 

督導跟我解釋為什麼留那個孩子在這裏不送到病房關起來之後,

(這要解釋起來理由很長很長…總之是我能接受的理由)

(正因為我就是精神病房出身,所以能接受督導的理由)

我從那時才開始學習特教理論(雖然我是用動物訓練的概念去解讀)

很政治不正確的一點:

在我眼裏他們不是人…(呃…?),

是本來就不該跟一般人類混居的浣熊、松鼠、

或不信任人類的受創貓狗、那種未經馴養的非社會化生物~

 

浣熊2.gif

 

所以我面對暴力學生不再有怨恨或恐懼,

她們的思維模式並不是普通人的邏輯、

因此身為訓獸師(我偏友善訓犬,不喜歡西薩米蘭的方式)

就是要去順著她的邏輯排除一切讓她野性大發的可能、

更甚我可以在她發狂時讓她清醒住手。

更進階我可以教導她抒發不滿的正當方法、

施暴不好、會變醜惹人討厭、而且也解決不了問題。

 

---當然我還沒那麼順手,

而且她一發狂我從不會跑掉躲起來、而是正面迎她

(有些照服會馬上躲喔XDDD … 但保護自己也不算錯誤)

偶爾是不懂她性情與地雷的同事惹到她,最後變成我收尾。

結果我被咬的頻率…頗高?

高到連老闆都驚愕的程度~


 

對我而言這一切變成一場遊戲

即時緩解掉怒氣轉移注意力、無人傷亡就是我贏;

她發狂時排解不了、最後讓其他孩子受傷就是我輸。

輸了就當學經驗:下次重來!

我有無限次機會重來、代價不過是我或其他人的鮮血罷了

呵呵…

這還真是糞GAME,但目前我玩得還挺開心的。

只對她傷到我以外的人感到愧疚。

上面那張圖是她只傷到我,因為我讓怒氣集火在自己身上,

這樣其他人就安全了!

(這也是經驗學來,這個小鬼一旦針對某個對象想施暴,就會專注攻擊)

(對象如果跑了、或被我護住了她揍不到、目標就會轉移)

(我的應對模式就變成→控場排解憤怒情緒→成功→任務完成)

(控場排解激昂情緒→不成功?→那只攻擊我就好)

→我常使用這種規格外的捨身打法~

簡單粗暴、唯一的優點只有確保災情不擴大~

缺點是用太多次很可能會使她對我產生負面情緒。

所以嘟導也不喜歡我這樣玩就是了XDD

矮油~短時間決勝的武鬥人家才不會輸~~~XDD

沒辦法人家言語安撫技巧不足只能用這招。


前幾個禮拜她在同事的班發狂、先對當班照服員又打又咬、

接著餘怒未消又連傷了三個孩子、讓一個孩子送醫。

 

我是覺得很悲哀…

我有學習怎麼應對她、腦袋裏也有照養動物的基本概念…

––而且年輕力壯個子小不好抓又動作靈活––

最重要的是--我不討厭她!

其他無法理解她個性與爆點的照服員就只能高機率失敗、

並承擔這些自己不想要的人身風險。

在中心待了兩年,面對她數十次的攻擊行為後,

這回她咬我後居然自己冷靜下來、主動抱著我哭訴對不起???

以前她根本沒有自己冷靜、甚至反省認錯這種情形。

(ㄟ~女王大人只會罵被自己咬傷打傷的人『活該』而且不肯道歉)

督導說這表示我一直很善意待她,

她非常喜歡我,所以才終於啟蒙[主動反省]這種超高功能認知能力

(對,她就是智障,智商沒高到理解反省是什麼東西、那能吃嗎?)

但其實我不喜歡她,只是不討厭而已。

既然領了薪水這就是建立在對價關係上的責任,

–如果她是我妹、早就被我剁斷手腳拔光牙齒了–

但單是能做到非特教或社工背景而不討厭她,

--大概非常罕見????

 

《恐懼》《不理解》往往並存雙生。

很多人以為只要師範學院讀幾年書、考到教師證照就會懂怎麼帶特殊生,

就會懂得包容?

這根本不是包容與愛就能解決的問題、

而完全是另一種領域的專業;(馴獸領域?)

是連我們這種專門收容身心障礙者的機構都未必能立即做到,

需要長時間和學生博感情取得信任、

就算資深教保員也都未必能完全掌控學生情緒變化、

連教保員要隨時去開會跟經驗更豐富的督導討論、

或定期去上課學會新理論和語言技術,

而那些不被普通學校接納的孩子們…

就是一般科老師能取得的支援和相關知識不足!

家長會長反而算是一種比較偏激的吹哨者:

警示一般學校前線教師實在無力應付這類學生。

新聞畫面.gif

報導中的情境敘述太過含糊;

從內容上仍可以推斷出可能的情緒雷點:

(1) 教室更換-

貓狗忽然換一個居住環境都會緊張了,亞斯兒更是如此,

他們通常會對自己的環境或擁有物很執著。

(2) 環境可能太吵- 理由同上。

他們的感官較一般人敏感,普通的喧鬧聲會聽起來像高分貝的重金屬音樂。

(3) 老師以高姿態接近要求亞斯兒去新教室。

他們沒有服從權威,因為是老師就聽從指令的概念XD

要他們聽從指令要用他們的方式,而且首先彼此要有信任感 

注意:這只是我的從報導裏揣測的因素

 

我還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腳踝有傷口,

通常第一次會站著咬,但被攻擊者力氣夠的話會推開,

但被推開後就算跌倒也不會重整姿勢、而立刻像狗一樣爬過來咬腳…

這代表已經完全失去理智,

一心只想攻擊討厭的東西(或者說排除掉眼前的威脅)

達到這種情緒狀態通常需要壓力持續升溫與持續的精神刺激。

 

台灣學校教育特質就是希望學生無條件順從!

老師家長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面對就是不受教的學生只能打罵,

如果這些特殊生打罵的就能變正常,

這世界就沒有特殊生了不是嗎?

好啦,打死就沒了這倒是真的。

 

咳嗯~

以上都只是個還在努力玩糞GAME的照服員無聊話。

我跟普通人一樣,其實沒有什麼高貴的大愛、

而且常常政治不正確(最不正確的就是總是想殺我弟)

這個世界總是很糟,事事不如人意;

但我還是希望教育制度能對這些已經有缺陷的孩子更多些資源。

 

。。。。後續。。。。。

因為傷口發紅、有蜂窩組織炎的前兆

所以痛到跑大醫院外科看診:

醫:『哪裡受傷呢?』

我:「(拆下紗布)咬傷,被人類」

護:『你是照服員?』(→經驗真老道?

我:「呃,對。」

醫:『(望向病歷)你…在那裡上班喔…』
(這是做員工體檢的醫院,所以有註明工作單位)

醫+護:「要保護自己啦 ! !」

我:(((別吐槽你的病人啊 orz)))

護:「你這傷好幾天了吧? (微怒)」

我:「前、前晚被咬的,今天第三天」

護:「怎麼昨天沒來呢?(更怒)」

我:「因、因為昨天不痛…」

護:「哎…嘴巴很多細菌,被咬就要快點吃藥啦!」

我:(((真的,求你別吐槽病人啦…哭哭)))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