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六月中我向精神病院遞出辭呈,

整個七月我都在倒數從這折磨中解脫的日子,

最後一天有個院生買了泡麵,問我隔天能不能幫她泡,

『因為我喜歡你泡的麵,很好吃』

……到最後我還是沒有跟院生說我明天不會回來了。

我必需走,而你只能留下,永別了~

我還是在當照服,但轉到另一種身心障礙領域,

目前還算不錯,只是一直改不掉精神科功能性照護的習慣XD

就這樣在另一種講求全組式照護的單位過了10個月。

前幾天我接到之前護理長來電 (我們這些舊同事仍常約吃飯)

兩年前我們因一位院生在病房內休克送醫後死亡,

而被家屬控告的業務過失致死...........

-  宣  判  無  罪  -

我們卸下扛兩年的殺人被告身份

但聽到這個好消息我反應還挺冷淡,
(我想護理長其實很希望聽到我歡呼之類的吧… orz)

沒有實感,我知道我被控告殺人,到底為什麼要告我殺人?

所以她的死到底是不是我造成的?家屬說是?法官說不是?

真相是我這種人:做這一行還會不會再繼續殺人?

我對她死去這件事一直都只充滿著困惑與失去朋友般的遺憾。

獲判無罪我並沒有雀躍的歡喜,

僅是拂去一抹粉塵般的輕鬆。

 

我離開精神病房的理由跟這件事完全無關。

人一死傷就會被告-是所有取代家屬的照顧者必扛下的原罪。

不管以前從事葬儀、或在役長照,我都不覺得自己在積陰德。

我會下地獄。我正愉快的邁向地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光 的頭像
月光

月 光 盆 栽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