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了日本去年所出版精神科基層從業者的兩本圖文書。

※ 精神科ナースになったわけ -水谷緑 .
(我成為精神科護理師的理由)

※ 精神病棟ゆるふわ観察日記 -杉山なお .
(精神病房輕鬆觀察日記)

讀完後我忽然想到:

『龜毛的日本居然沒規範守密義務』嗎?

為什麼這些精神科醫生作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為什麼這些精神科醫生作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一查之後發現的確出現爭議,
護理師那本評價普遍正面,但工讀生那本批判就不少。

甚至被呼籲下架,並做專頁痛訴《観察日記》的道德瑕疵。

 病友觀點:
@ 杉山なお作品の問題点は固定ツイ参照 | Twitter
↑光是[觀察日記]這個標題就惹火許多人,
因為感覺像是把精神病房當成“見世物小屋”,
實際上內容也差不多~
以旁觀者的角度敘述病友們光怪陸離的思緒及行為、
並錯誤形容《邊緣性人格》和《躁鬱症》;
網友認為這簡直像是純賣觀感刺激的A片:
書腰也以[刺激的日常][窺探恐怖]為宣傳點:

undefined

我流吐槽:拎杯每天也覺得上班很刺激恐怖!!!

但那是因為拎北一次要照顧八十個人忙得要死~~
上午幫每個人洗澡之後就要忙擦藥忙切水果忙跟診忙照護記錄忙量體溫血壓忙切水果帶他們去做物理治療還要準備點心準備口服藥要打掃換床單清大小便換尿布督促院生參加上下午的OT活動催他們執行復健工作開飯時間我要打菜給他們要把菜肉剪碎餵牙口不好的人還要注意有沒有人哽塞或躲在房間沒吃飯或沒吃完偷偷把食物藏口袋拿回房間吃....
---日本工讀生你很閒嘛!!?
(也對啦,書名就是『輕鬆觀察日記』Orz)

杉山的職位類似台灣病房的
『庶務員』
並不需任何專業知識及職前訓練,

僅負責打掃之類的雜務且少機率接觸患者。
因此內容也只作到剽竊醫療隱私這種低等程度。


 同業兼病友(精神科護理師)將兩冊做比較的觀點:
精神科病院の実態とは!?
2冊のコミックエッセイから読み解く、
“偏見”と“理解” - エキサイトニュース
↑很長…我翻譯一部份就好……
首先立足點就截然不同,工讀生那本以自身觀感為主、
內容則類似臥底記者扒糞,
戲謔並著重描述戲劇性高的病房狀況,且自身專業智識不足,
許多用語及診斷名稱均非正規,有加強污名化及誤解的疑慮,
書名的"精神病棟/閉鎖病棟"就是一例
(連載時的原標題是:恍恍惚惚的閉鎖病棟打工日記)
(日本的正確用詞是"精神科病院")。

護理師這本敘述方式明顯溫柔嚴謹,
(作者本身似乎並非護理師)
筆下的主角擔任精科護理師前,
曾因喪母而精神崩潰,
因此較能同理患者們的感受,
整本書傾向解釋 "
人的心為甚麼會生病?"
"正常" 和 "異常" 的界線是什麼?
在出版前也做足功課向許多精科醫師請教、
及訪談多位精神科護理師討教工作經驗。
這本可說是以[照護者]為視點,
向不瞭解精神疾病的人解釋:
什麼是精神疾病、什麼是幻覺、為何產生?
當患者的邏輯、行為與世間常態衝突時、
身為陪伴者該怎麼同理患者世界觀並協助他們!,


也就是 不以譁眾取寵為目的而出書

 

我也常在噗浪上寫些精神病房的情況,
為了紓壓、期望一般人能瞭解台灣精神醫療,

及大肆批判照護現場的互損相殘、
罵衛福部是草菅人命的王八蛋!

台灣在這方面的道德規範不強
–( 某種程度上我似乎沒資格講別人–)-
–( 但我提到特定病友時很小心變造背景和細節...真的....–)-

檢警及媒體隨意發表偵查中案件的無根據看法,造成媽媽嘴事件相關者被未審先判!
最恐怖的不是謝依涵!一夜淪「殺人犯」全世界要他死 媽媽嘴老闆道5年前最黑暗10天-風傳媒

律師與心諮師堂而皇之地將經手個案集結成冊、
大律師們,請別再當「說書人」 | 蘋果日報
去年台大潑酸案,台北家防中心鉅細靡遺的公佈受害人求助的次數,求助細節!


而近年來,除了精神科醫師外,
外科醫師及老年神經科醫師談失智者或醫療個案也逐漸氾濫,

醫師如何安全地使用病人的病歷、醫療資料? | LawPartner 法律好朋友
順便讓我婊一下劉育志這傢伙!
不只一次在書裡貶損外籍看護和照服員~

「她只需要照顧一個人,薪水可是比我們都還要多呢。天底下恐怕再沒有人比她更期盼賴先生可以長生不老」我超討厭他的高高在上~~
是怎樣?我們當然喜歡遇到好照顧的人,
但照顧久了也會產生家人般的感情、不希望對方死去!
而且還造謠薪水比醫護人員高!!!
薪水超高的話台灣照服員折損率還會比護理師多嗎?
(取得證照後的護理師留任率約六成,而照服只有三成!)
(全台灣具有照服員資格者大約11萬人,僅三萬人在業)
(35歲以下的照服員僅約三千人左右)


專業資格讓從業者有機會接觸到被服務者的隱私及瘡疤,

但不表示也有資格消費他人的生命,

因為我自己,完全不希望被因信任而託付秘密的人、如此對待。

----------

順帶一提:

我覺得《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這本也超噁心!
出版前單是試閱的幾篇就讓我想吐!
專寫高成就者異常心態的高反差博人眼球,
讀起來就像Nosleep《病例系列》的B級片噁心感,

且作者的學歷只在師範大學的修心理及哲學,並非醫學院出身!
後來的本業也只是個奇幻小說家,
再來就算他真的曾經由某種奇怪管道在精神病院插科當醫師 (心理醫師?),
但中共在去年也已經取消才起步不久的[心理諮商師]証照,
更重要的是:會把思想政治犯送進精神病院的國家,
裡面的醫師是在治療疾病?
還是做思想改造?

 

文章標籤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