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部幹線北上火車右側靠走道的位置上 原本是很想睡覺的

但右前方那位中氣十足中年大叔不斷的講話,實在令我無法不在意

大叔以響亮有力、而又不失誠懇的聲調說著:

『這段時間我很辛苦 你知不知道..』

(((月光:?)))

『但我一定會努力 明年要先賺三億……』

(((((月光:?!)))))

『然後10年後‥ 就會有30億……』  

((((((月光:!!!!!?))))))

『你一直在我身邊,我一定也讓你過好日子‥‥』


原來是說情話哪?

本以為大叔在講手機~~~

直到我瞄到了右前方的大叔左手緊握著臨座的手

還十指交扣!


『我今天喝得是有點多...

 但我向你保證以後不會這樣了...』


為何‥ 這兩隻大手都這麼粗糙‥‥‥‥

為何‥講話的大叔穿著西裝,握著的手似乎也是西裝袖子?

 

所以我小心翼翼的,假裝只是放包包到置物架上~

悄悄地起身一看‥‥


‥‥

鄰座的那位

 

也是大叔啊

 

 

天啊~~~~~!!!!!!!!!!!!!!!!!!!!!!!!!

真的是太刺眼了!!!!!!!!!!

我的眼睛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冷靜不能了我!!!!!!!!!!

體內原本蠢蠢欲動的團員鮮血、

和睡覺被吵的忿忿血液不僅瞬間平息!!

我還打算當他們有進一步動作的時候起立鼓掌叫好啊!

我這該死的微腐女啦~~~~~~~~!!

 

不過兩位叔叔從花蓮到台北站都只是握著手而已

(40開外,叫叔叔應該不太過分吧...?)

原本一直奇怪我左邊的年輕女生怎麼一直瞪大眼、一附被嚇到的表情

在我察覺真相後,就跟她交換了一下眼神阿~~~~~

 

 

但幾億幾億實在好遙遠。。。。。

會不會我前面的其實是某大財團企業主。。。。

 

 

現在後悔沒有讀天下雜誌的習慣已經太遲了 囧

 

    全站熱搜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