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六月中我向精神病院遞出辭呈,

整個七月我都在倒數從這折磨中解脫的日子,

最後一天有個院生買了泡麵,問我隔天能不能幫她泡,

『因為我喜歡你泡的麵,很好吃』

……到最後我還是沒有跟院生說我明天不會回來了。

我必需走,而你只能留下,永別了~

我還是在當照服,但轉到另一種身心障礙領域,

目前還算不錯,只是一直改不掉精神科功能性照護的習慣XD

就這樣在另一種講求全組式照護的單位過了10個月。

前幾天我接到之前護理長來電 (我們這些舊同事仍常約吃飯)

兩年前我們因一位院生在病房內休克送醫後死亡,

而被家屬控告的業務過失致死...........

文章標籤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