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初我哭了幾個晚上後下定決心

拎北要辭職!

所以每逢大夜班,凌晨巡房完就會去幫腳踝潰瘍的一位院生換藥,
上午八點下班後,等九點她洗完澡再換一次藥。

(日班人力比較多,所以是日班洗澡)

《照服的工作不包含傷口換藥》

我一直知道這件事,但我從沒抱怨過,
入行後我的興趣就是研究法規,和各種安置機構沿革。
所以其實我懂自己的工作環境的畸形處,
但跟病友們相處太愉快所以忘了那一切。

既然長照病房缺乏護理人員,那我就去做到接近護理師等級。

文章標籤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