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精神科從業人員,(啊?現在是"前"從業人員了)

我也喜歡絕命精神病院、阿卡漢騎士、邪靈入侵,

而且還超喜歡看那些廢棄精神病院的恐怖片。

因為我會吐槽那些妄想!!

(就像有個女法醫的書裡就提到:每當她看CSI影集出現屍撿都會狂笑)

對我來說跟看A片差不多,妄想歸妄想,跟現實上做愛或調情方式無關。

所以我只要看到那些學生或同人活動、聯誼活動把自己命名為:

《微瘋精神病院》《87精神病院(偽)招收新病患》  

一旦有人提出質疑就被扣上"正義魔人"的帽子、

或被譏諷連這種玩笑都在意"八成活得很痛苦"。

我會很不高興;我是原住民,我很瞭解被污名成某種可笑 ICON的感受,

這種戲仿雖非十惡不赦,但凸顯現出那些揶揄者的愚昧無知。

就像看到這種東西: easyshop母親節廣告惹議 感覺一樣差。

就如同我們原住民早期都被電影型塑成腔調可笑、

『的啦!』作語尾、穿著奇裝異服(服裝還不考究)、

唱著歪歌跳怪舞、陪襯主角的愚蠢丑角。

為什麼以嘲諷異己襯托自己,成為了下流幽默?

根本不關心台灣的精神醫療、不關心任何病友、或任何障礙者,

卻消費著他們的家?被人指責扭曲真實就去扯電影或電玩?

難不成強姦犯還要藉口說A片劇情就是這麼演?

 

精神病房的跟一般醫院病房相同,甚至有點類似學校宿舍(只是沒有上下鋪)

漆成白色或淺藍色的石棉防火牆、牆上裝飾著幾幅畫,

沒有蜘蛛網(我們工作人員可是很愛乾淨的哼!)

不幽暗神秘、(走廊燈都超亮的)院內沒有枯樹沒有墓碑、

沒有披頭散髮臉色蒼白又穿著白衣服的...貞子? 

好吧也許有貞子,

但那會是我這種加班加到快掛掉無暇整理儀容的夜班照護員。

而且院內還很多我們工作人員和病友餵養的可愛小貓(離職後我幾乎都帶走了XD)

每個房間裡幾張鐵製病床、鋪著塑料床墊、每個人一個塑膠製的小矮櫃,

那裡只是個養護機構,跟任何障礙者機構,或失智老人的安養院一模一樣,

會進精神病院的人,也跟所有收容身障、失智者的安養院相同:

因為他們的家庭、以及這個社會無法容納他們,

也有些人是因為自己的狀況不好,需要精神科病房的幫助,

無論如何--那裡一樣是需要被幫助的人在世界上唯一的立足之地。

 

嘲笑自己父母、或自己未來注定會淪落的安養機構,很有趣嗎?

有一群學生幾個月前開始在網路上推行精神科病房歷練者的訪談

精神科病房的真實面貌

前幾天看到一位精神科醫師寫的訪問我非常喜歡

企劃專訪精神科醫生:王虹 | 精神科病房的真實面貌 — SOSreader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神秘的事,如果有什麼神秘、就只因為被世人拒絕理解。

(待過葬儀業特有感XDD 人越忌諱去討論死亡,就越多問題X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光 的頭像
月光

月 光 盆 栽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