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 走進來的人都會躺著出去....

我們病房一位功能良好,有在病房內協助勞務的院生忽然休克。

測不到她的血壓,我感到死亡的不祥氣息。急診後立刻就住進加護病房,隔日她就急症猝死。

院生的妹妹相當的不諒解,我們所有當班工作人員都被控告業務過失。

以前從事葬儀業時接觸過很多亡者,但我依舊恐懼生命的重量。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因為我是資料搜尋狂,

我知道過去發生過好幾起長照業員工被家屬控告的新聞,

一位護理長帶九名精神病患外出就醫時患者逃跑而死亡,

一位精神病患趁照服員不注意拔腿奔出安養院大門被火車撞死

一位機構照服員細心的將稀飯以果汁機打成泥狀餵食吞嚥能力不佳的老人,

但老人因自身中風的後遺症仍然哽塞死亡,而照服員二審無罪(但可上訴!!)。

老人被家屬送入安養院後多次想逃回家,終於成功逃出安養院後卻跌落水溝溺死。

精神病患以長褲上吊自盡成功,精神病院判賠好幾百萬。

我樓上男病房前年發生兩位住民互毆導致一人腦死,當班人員也被控告過失致死,

這一年至少發生過兩起外籍看護攙扶老人時不慎跌倒而被家屬控告、

去年ptt有位父親過世的女兒發文抨擊照顧父親的安養院延誤就醫、

負責急救的地方醫院並沒有盡力救治自己父親....

生命是如此脆弱又沉重。

吶~ 拋棄自己親人的家屬們總說想找出真相,

而事實是想找人怪罪--藉以削減自己遺棄他們的罪惡感
 

身為被孝道與親情的替代品。就是我們成為殺人犯的原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光 的頭像
月光

月 光 盆 栽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