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屈服的、就算全世界的貓貓狗狗都來擋這份報紙我也會讀完的!))

這兩年身體狀況極差。

兩年來發高燒及就醫的總數大幅超越前廿年~~真是太恐怖了。

但以前困擾我好幾年的睡眠麻痺症和精神不安定緩和很多。

我極力磨損掉生命力去換了什麼?是不是值得呢?

我一向討厭生病,感覺那是脆弱的表現。

然而到最後我不得不生了各種怪病。

六月間我弟弟得了罕見的自體免疫系統病變而腦部開刀。

加上我在出社會前長年有幻覺型或作夢中夢的睡眠麻痺症

(俗稱鬼壓床,但我不覺得鬼會害人,知道是自己的腦子造成的)

更讓我深深恐懼自己也帶著不定時炸彈的基因。

(.....雖然自體免疫疾病和基因關聯性極低....)

但我沒勇氣去作檢查。

就算知道了我的腦真甚麼問題,沒有急性症狀出現前又能如何?

日子一樣要過、貓狗依然要餵、依舊得天天洗衣服否則明天沒褲子穿,

活著就是這麼回事,各種像忽然莫名被疾駛的卡車撞到的意外總是潛伏。

現下已充斥各種缺陷的我還是我,也許以後不是。

在滾燙的柏油路面上滾跳掙扎的大嘴張闔的魚也是一種堅強。

我現在還不是小魚干。

--------------------------

我弟因為多發性硬化症看診緊急被收住院我去探望他時:

因為覺得他又找我麻煩、氣到玩他的高檔電動病床!

(可惡啊我工作的老舊精神病院都在用20幾年生鏽掉零件的手搖病床)

把病床頭和腳部按高、放下、按高再放下!

頭和腳都抬最高後踢病床底下CPR緊急回復桿!(→就是床面會迅速"砰"一聲坍平)

(每個照顧服務員的願望:大概都是能大玩專業病床功能XD)

無法說話的我弟癱在床上勉強舉起右手支支吾吾的說[ㄊ、插…錯,ㄘ‥邊]

我媽說護士點滴刺了五六次他的右手、點滴針都插不進!

後來換了一個護士來說應該插左手、刺了兩次就定位了

因為護士很忙所以這一點點小疏失病患是可以接受的

弟:不...不ㄐ..接、接受ㄡ...

我要你接受就接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光 的頭像
月光

月 光 盆 栽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