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在教堂裡面讀《聖經》一樣很合理....! 厄文 高夫曼

Asylums這本書明明是很正經的全控機構田野調查!!

封面設計您崩了嗎XDDDD

半夜睡不著在走廊徘徊的年輕院生問我,

在陰暗的醫院走廊裡獨自一個人會不會怕。

‥俺以前是禮儀師,幽暗的殯儀館大樓或鬼魂甚至慘死的屍體都不會讓我害怕。

但我恐懼你們忽然衝出來敲我腦袋。

我常在想院生眼中的我是什麼?

我是全控機構的一環樞紐? 我是權威的象徵? 無所謂的存在。

日常生活的極大部份? 我時常莫名遭受怨恨或毆打。我也會受到喜愛。

我喜愛現在的工作,我歪著頭望著他們。破碎的安穩世界,單純而瘋狂的世界。

時至今日台灣精神病院已人道許多。然而去機構化仍不可得。


當初應徵的時候我以為只是院內精神病房只是其中一個單位。

-- 結果原來這整間醫院全是收容精神病患!!

   這不就是標準的精神病院嗎!!!(大樂)

我不太記得自己剛開始上班時的感受,

我看到很多行跡怪異的人..

嚴密的磁卡門與自動鎖所門窗密實的裝著柵欄。

呆滯坐臥、或躁動不安的人們。

滿溢著屎尿味...喂有人尿褲子了卻毫無反應。

一個正在急性發病的院生跟在我背後時笑時怒的文法不通前後不連貫的話。

後來同事跟我說原以為有急性病患一直跟著我,

我可能隔天就失蹤了。

但我卻被這裡吸引,這裡跟殯儀館一樣是充滿著死人,神志死去一部分的人

他們是不是像佛蘭克醫師般在集中營裡活出意義來?

他們的過往在這裡被切斷了嗎?他們所謂的未來是什麼概念?

-------------

我和他們的差別在哪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光 的頭像
月光

月 光 盆 栽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