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宴會中熙攘的是多少與我錯身而過的正確人生?
又換了工作,到精神疾病復健中心當介護員。(與其說是復健中心,我覺得比較類似收容所)

我可以選擇去老人安養機構,可以去兒童智能發展中心,

能選擇作居家照顧服務;也可以去市區醫院....

但我選擇 神、經、病

看吧,光是這個字眼就讓世人避之唯恐不及,公益募款也沒人想捐、

院址附近房價肯定大跌或居民抗爭表示怕傳染~(且絕不會有酸民聲援)

 自 稱 病友相關新聞一面倒的負面、介護員更是沒人想當。

在下年齡不淺了,卻是全院最年輕的介護!! (且是自己跨縣應徵的)

我以前常常覺得自己是精神病患磁鐵,身邊總不乏腦子生病的人。

對於病情我無能為力,我骨子裡很痛恨無病呻吟,但我無法展現妥善的厭惡

也許我自己也有病、無可救藥滲入心髓的病;所以極度輕視發病者。

我對自稱罹病者毫無同情心。
我能在這嚴苛的世間面對現實循規蹈矩的求生下去、誰憑什麼耍賴發瘋?

在復健中心待了一段時間,每天凝視生活於幻覺幻聽干擾下自語的患者、

被三十幾個有攻擊傾向的精神疾病患者包圍。

照顧無法自理口水、儀態、排泄、進食的精神障礙者。

我更覺得牢籠外那些炫耀自己有病自己心思極細膩的瘋言是放屁!!

我更覺得傷人害己後拿有病做藉口影響世人觀感根本造病友的孽!!!!

有病就想辦法讓適應社會不那麼有病,或離世隱居免得自己受苦!!

有人說我善良,但我並非善良的人,什麼工作都得有人去作,

而且我喜歡實地挑戰自己的能耐,這個世界才能順暢運轉。

 

人格與記憶究竟是什麼?  情感是什麼?

某種物質短缺或過度分泌、就可以讓腦子退化失智或抑鬱心神喪失。

偶然翻閱到病患的病史,有些病患年幼期性格僅較常人執拗或自閉,

但到了十幾歲的青春期卻開始變本加厲成為人間炸藥,被社會與家庭放逐而到中心來。

靈魂脫離異常腦仁的那天,是否歸於安祥完好?

狂亂的性格究竟是與生俱來抑是後天養成?

所謂的作自己是真的自我,或只是腦細胞的放電反射?

活受罪的是誰的罪,誰能赦免?

不是我必須承擔的業。我還是不原諒你。

我只是學會去對付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光 的頭像
月光

月 光 盆 栽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i yi
  • 很喜歡你寫的東西 你的生活 你的想法 你說話一針見血 很多人無法領悟甚至一輩子都不會懂不會經歷~~
  • 啊啊歡迎光臨 O_O) 我比較常在plurk說瘋話 XD

    月光 於 2016/06/29 13: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