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屈服的、就算全世界的貓貓狗狗都來擋這份報紙我也會讀完的!))

這兩年身體狀況極差。

兩年來發高燒及就醫的總數大幅超越前廿年~~真是太恐怖了。

但以前困擾我好幾年的睡眠麻痺症和精神不安定緩和很多。

我極力磨損掉生命力去換了什麼?是不是值得呢?

我一向討厭生病,感覺那是脆弱的表現。

然而到最後我不得不生了各種怪病。

六月間我弟弟得了罕見的自體免疫系統病變而腦部開刀。

加上我在出社會前長年有幻覺型或作夢中夢的睡眠麻痺症

(俗稱鬼壓床,但我不覺得鬼會害人,知道是自己的腦子造成的)

更讓我深深恐懼自己也帶著不定時炸彈的基因。

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